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拿破仑:“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法国著名作家司汤达说:“在这个世界上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拿破仑是在向世界证明,经过多少个世纪之后,恺撒和亚历山大终于后继有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落贵族出身的拿破仑确实成就了睥睨古今的伟大功业,以至于放眼壮阔悠远的人类历史,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杰出人物寥若晨星。

01
拿破仑:“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法国著名作家司汤达说:“在这个世界上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拿破仑是在向世界证明,经过多少个世纪之后,恺撒和亚历山大终于后继有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落贵族出身的拿破仑确实成就了睥睨古今的伟大功业,以至于放眼壮阔悠远的人类历史,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杰出人物寥若晨星。

来源:澎湃新闻|吴靖
02肯·福莱特:我不想生活在历史里

砖头厚的大部头往往令人望而却步,然而肯·福莱特(Ken Follett)的作品是个例外。这位英国的当代通俗小说大师,作品横跨惊悚、历史等领域,代表作包括《巨人的陨落》(Fall of Giants)《圣殿春秋》(The Pillars of the Earth)等。尽管他笔下的故事通常人物众多、线索复杂,但其高超的叙事能力却总能让读者手不释卷。他的36部小说被译成了33种语言,在80多个国家出版,累计销量超1.7亿册。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

02
肯·福莱特:我不想生活在历史里

砖头厚的大部头往往令人望而却步,然而肯·福莱特(Ken Follett)的作品是个例外。这位英国的当代通俗小说大师,作品横跨惊悚、历史等领域,代表作包括《巨人的陨落》(Fall of Giants)《圣殿春秋》(The Pillars of the Earth)等。尽管他笔下的故事通常人物众多、线索复杂,但其高超的叙事能力却总能让读者手不释卷。他的36部小说被译成了33种语言,在80多个国家出版,累计销量超1.7亿册。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

来源:澎湃新闻|程千千 
03 格雷厄姆·格林:21次获得诺奖提名的“无冕之王”

格林在《恋情的终结》中穷尽了爱情中所有的情感。爱情是什么吗?难道仅仅只有爱吗?格林在文中首先表明:“这本书所记述的与其说是爱,倒远不如说是恨。”小说里不仅有狂热的爱,也有狂热的恨、狂热的嫉妒、狂热的猜疑、狂热的信仰。

03
格雷厄姆·格林:21次获得诺奖提名的“无冕之王”

格林在《恋情的终结》中穷尽了爱情中所有的情感。爱情是什么吗?难道仅仅只有爱吗?格林在文中首先表明:“这本书所记述的与其说是爱,倒远不如说是恨。”小说里不仅有狂热的爱,也有狂热的恨、狂热的嫉妒、狂热的猜疑、狂热的信仰。

来源:北京晚报|夏彦文 
04雷马克:一个多面的伟大的怀疑论者

“人以群分”,人类有相隔的一面;人类又有相通的一面,如果它涵盖了人类最普遍的感情,那它就会超越时空,传颂千古。尽管对雷马克的作品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但是有一点是众口一词:它们是时代的见证。直到今天,雷马克的作品还是人们所喜爱的读物。

04
雷马克:一个多面的伟大的怀疑论者

“人以群分”,人类有相隔的一面;人类又有相通的一面,如果它涵盖了人类最普遍的感情,那它就会超越时空,传颂千古。尽管对雷马克的作品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但是有一点是众口一词:它们是时代的见证。直到今天,雷马克的作品还是人们所喜爱的读物。

来源:澎湃新闻|袁志英
快乐阅读与严肃阅读是否永远不能共存?

在《21世纪的文学批评》一书中,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英语系教授文森特·B.里奇就“批判性阅读”问题进行了分析,探讨了几种阅读方式,诸如“快乐阅读”“非批判性阅读”“文本细读”等等。作者认为,“应该鼓励快乐阅读,与此同时,将多层面的批判连同细读也包括在内。

来源:澎湃新闻|[美]文森特·B.里奇  2021/5/6
危险的女人去写作

这本书的闪光之处,还是在旁逸斜出的地方——那些因为作家是女性,而必须面对的问题:她们和20世纪的女性主义思潮关系如何?女性作家的写作根基真的很弱吗?是否认为自己直接参与了女性写作的传统?女人想出版作品,是不是比男人更难?

来源:北京青年报|柏琳  2021/4/30
狄兰·托马斯:从词语出发寻找诗的灵感

当然,旅行记中谈论哲学书,只能点到为止:“当我偶然读到他对罪恶问题的论述,我发觉自己就像罗马教皇见到一位年轻女子匀称的小腿那样,真的觉得震惊。”

来源:文学报(微信公众号)|袁欢  2021/4/28
在亲密关系里,机器人能替代人类吗

以“硬核”科幻作品的标准来看,《克拉拉与太阳》和《我这样的机器》都只能算是“软科幻”,其中并没有严格的科技推演和理论根据,处理的还是传统人文主义命题,社会层面的意义要远大于文学本体的意义。透过AI机器人这面镜子,映照出的其实都是人类自身的面孔。

来源:北京晚报|钱冠宇  2021/4/23
艺术家中的诗人奥哈拉

奥哈拉是很勤奋的诗人,他的诗歌中有对个人生活和纽约艺术家群体的精确描述,保持了日常性与即时性再现,包括细节和琐事。细节构成生活,打动人心。他的诗也是消失的艺术:随写随丢。

来源:中国艺术报|小海  2021/4/21
谭恩美《往昔之始》: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去治愈

然后经过了20年的岁月沉淀,在《往昔之始》中,谭恩美的心态更加平和,如她自己在文中所说,她就是想讲自己作为作者的想法,当然她仍旧是在寻找自己脑海中那些问题的答案,她所依赖的线索主要是她办公室里面7个装满各种纪念品、书信和照片的箱子。

来源:文艺报|王敬慧 2021/4/21
《洛杉矶时报》评村上春树:复制旧作、太商业

针对4月刚在美国出版的村上春树最新短篇小说集《第一人称单数》(First Person Singular),近日,《洛杉矶时报》给出了犀利的评论,认为村上春树在文学创作风格上陷入了自我复制的瓶颈,并且怀疑他是否已经转向了商业化写作。

来源:澎湃新闻|顾婧雯/编译 2021/4/16
《克拉拉与太阳》:一个AI版本的《海的女儿》

这是石黑一雄的尖锐,也是石黑一雄的温柔。归根结底,他就是一个不那么刻薄的英国作家,他的日本面孔让他在二十世纪二战以后的世界文学主流审美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运气。但他只从这个脉络中提炼了疏离感,和不断地寻找自我价值的主题,从未偏航于“一个客体希望获得世界之爱的道路”。

来源:文汇报|张怡微 2021/4/15
包法利夫人的欲望:没有能力竞争,自尊心又不准承认自己无能

大凡小说主人公,都期待从占有中获得自身存在的彻底改变。《追忆似水年华》里,是否让马赛尔上剧院,当父母的犹豫不决,因为孩子身体不好。父母这样担心,小马赛尔很不理解,和他期待从演出得到的神奇收益相比,身体实在算不了什么。

来源:澎湃新闻|[法]勒内·基拉尔  2021/4/14
从加速的摩托到无尽的时间

约翰·伯格这一生,写过艺术评论、小说、散文、戏剧和诗歌,涉猎甚广。他一方面为伦敦的政治和文学周刊《新政治家》写新锐评论,一方面写深沉诗意的小说,他1970年代出版的小说《G》,获得了布克奖。

来源:中华读书报|刘衎衎  2021/4/11
《典型的美国佬》:抛锚的美国梦

纵览美国亚裔文学的发展历史,任璧莲无疑是一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家。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对杂糅身份的认同无不为美国亚裔文学的创作指明了崭新的方向。

来源:文艺报|王凯  2021/4/9
《记忆记忆》:一种“承袭”,一种“反叛”

《记忆记忆》主要由两条线串起:一条是作者对于旧物,文献,以及试图“记忆”的人们——所作的文学和哲学的思辨,另一条则是作者通过寻找家族遗迹,回溯俄罗斯近代史中的自我家族史,拼凑出一个犹太家族几代人生命故事的历程。在追溯与思辨中,“后记忆时代的俄罗斯”得到思考,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整个欧美文艺界的先贤们被重审,过去与现在、逝者与生者之间的关系和逻辑被再度梳理。

来源:澎湃新闻|罗昕 吴冕2021/04/5